3081_71063228379_601893379_1729447_3555811_n.jpg 

陳洛葳/Farida

       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。

很動人的曲子響起,它的歌詞觸動著我,我的身體極為享受它的旋律,工作坊的leader要求我們找一個舞伴,某種莫名的磁力,我和另一個學員在舞蹈中彼此靠近,發現我們身體正溝通著相同的語言,在那幾分鐘裡,時間消失了,有些時候,我甚至忘記了音樂,融入了舞蹈,而我們的舞蹈融入了彼此。

換了下一首曲子,完全不同的風格,我們突然慌了手腳,方才的和諧消失了,我們忙著重新找回步調,忙著迎合舞伴的舞步,卻忘記了自己的節奏,之前的全然與自發性不見了,只剩下尷尬的配合,只為了「看起來」我們仍在共舞著。剎那間,我發現,這已經不是跳舞,而是為了留住舞伴,找回先前美好的經驗,然而這份留戀卻已讓我們失去了舞蹈,失去了和諧,失去了自己。當leader說,順著你身體的流,感覺一下,此刻,你想要繼續和這個同伴共舞,還是….我們的身體遲疑了,然後,慢慢地,我們離開了彼此,回到人群,找到下一個和這首曲子頻率相合的舞伴。再度,我找回了那種自然的揉合與美… 

剎那間,我哭了。那時生活中正處在愛戀糾葛的狀態,我的身體告訴了我,我生命的汁液,正在執著與虛耗中,枯竭殆盡了。我抗拒生命的流,早已把我們帶往不同的方向,抗拒接受曾有的刻骨銘心的美好,竟有消逝枯萎的一天,我相信只要我們再多努力一些,一切都會有所不同。這些背流而馳的抗拒,像是勉強排練的舞步,讓我們的愛只剩下蒼白的影子。愛不再是愛,我們也失去了自己。

我在舞蹈中照見自己,照見關係,照見愛的本質。那些緊繃的,放開來了,那些恐懼的,被釋放了。我回到了自己,信任身體的律動正在生命河流中,向它該去的方向游去。瞭解到,生命是活生生的,愛是活生生的,活著,充滿能量的事物就不可能一成不變,就如同你永遠不會站在相同的水流裡。讓人受苦的,只是我們執著於人世「永恆」幻象的腦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arida 的頭像
Farida

光。舞—Farida的舞動書寫

Fari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