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allery_1490_8074947_15595.jpg

去高餐大演講。講題還是關於雙性戀。意外的是,學生出奇地專心聆聽,看的出來這個題目是與他們切身相關的。雙性戀,對於很多人來說,依舊是很神祕,曖昧不明,甚至有些汙名性的。好久沒講這題目了,準備了PPT,從概念分析,學術理論,一路講到了同志運動,生命故事。但其實,我真正想講的,只是後面這一段:

 

不要去管外面的世界怎麼想,你所需要的,就只是專注地向內去探索你自己,去了解你真正是誰? 甚麼是你真正的渴望?甚麼能令你全然地喜悅?然後百分之百地接受自己,無條件地愛你自己,然後,你的世界將會徹底改變。」我看見學生一個個睜大了發亮的眼睛,彷彿在問,是真的嗎?

 

從大學時代的憤怒左派文青,之後從事多年的社運,到這些年來走入個人的靈性道路。這段話,也說揭露了我這一路自己生命軌跡的轉變。羅家倫寫過一篇文章叫 {俠,出於偉大的同情},對我來說,社運份子的深層情感是一種俠義,一種我曾經深受其害,不願他人繼續為此痛苦的偉大同理心,所以他們會願意跳出來,為眾人奔走,與強權抗爭,為世人更好的未來鋪路。這是一個途徑。然而當我向內看,也看見,在這份同情與俠義裡,其實也有著一些個人深層情緒的投射,將那些創傷的,不公平感,被背叛感,罪惡感等等投射到這個世界,以及其他人群(他者)上,於是有了各式各樣的抗爭與戰鬥,於是終究還是形成一種政治(或政治正確),表面上雖是在尋求公平正義,然而那份抗爭的根源,卻還是來自我的內在。

 

整個世界都是內在的投射。我想,當我在他們這個年紀,大概是很難理解這個的。然而,如果當年在我178歲,徬徨於性傾向問題時,有人能夠對我說出,我在演講中告訴同學的那段話,將會幫助我少走很多辛苦路。

 

親愛的同學們,想要去改造世界,燃燒熱情並沒有甚麼不對,但現在的我會說,成為自己,才是你可以送給這個世界最好的禮物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arida 的頭像
Farida

光。舞—Farida的舞動書寫

Fari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